您的位置:首页 > 技术支持

制造业的霸气男人:技术员出身十几项世界第一最终征服深海!

日期:2019-02-04 09:13:04 点击:0 来自:本站 作者:

  一般人不了解中集,超市里也没有中集的品牌。但凡是集装箱运输的商品,可能就装在中集造的箱子里。没有集装箱,就没有全球贸易。

  连续六年,中集稳坐世界集装箱大王地位,深市传统绩优股,市场份额占据1/3以上。然而,中集产业远不止集装箱。

  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中集参与完成的“重型压力容器轻量化设计制造关键技术及工程应用”,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2018年,中集旗下的模块化公司为雄安新区市民服务中心提供6栋模块化建筑,70天内完成建筑模块的深化设计、制造供应、运输和主体吊装。中集主推的钢结构集成装配式建筑,可以实现一栋建筑80%-90%工程量在工厂预制完成,施工现场只需完成剩下10%左右的搭装,是目前建筑工业化的最高表现形式;

  预计到2019年底,中集旗下的“中集天达”将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实现首批无人驾驶登机桥的大规模使用,使登机桥对接飞机的时间从3分钟降至1分钟,并大量减少现场操作人员数量;

  2017年中集获得德国中国商会首届“在德中资企业优秀投资奖”。自2008年中集在德国先后并购了TGE、吉曼、齐格勒等三家本土企业,都成功实现扭亏为盈。中集在亚洲、北美、欧洲、澳洲拥有300余家成员企业,客户和销售网络分布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中集这家世界级企业身上,有中国经济阳刚凝重的一面,充满韧性的一面。而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工业化史册,一定会写下麦伯良的名字。

  麦伯良,广东肇庆人。父亲是市服装厂厂长,“文革”被打倒,到干校劳动了两年,母亲做工早出晚归,8岁的麦伯良负责照看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天天帮他们洗澡。他8岁就懂得干活了,十一二岁给家里做了家具,父亲从干校回来后他们一起到郊区抓田鸡、抓鱼。抓田鸡要在黎明前,父亲带着矿灯,他拿着6节电池的电箱。他还帮家里养过4年猪,在郊区种过菜,编过两毛八分钱一张的草席。

  5年小学,4年初高中,麦伯良1975年上山下乡,两年半后以肇庆理工科第一名的成绩被华南工学院机械系录取,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他读书算不上勤奋,还有些贪玩,但聪明,也有组织能力,是学生干部。

  1978年二三月,麦伯良走进华南工学院的大门。1979年7月2日,深圳蛇口炸响了“改革开放第一炮”,开山炮响的那个地方,就是今天中集的总部。

  1981年12月大学毕业分配,全系90个人,70多人想去深圳,麦伯良得到了两个名额中的一个,被分配到招商局蛇口工业区。那是他第一次去深圳,坐大巴到蛇口,只有一条水泥马路,最高的楼是两层。他从蛇口老街下车走到现在的海上世界,一路都是田埂和小山坡,比家乡肇庆差远了。但荒芜中充满了希望,喜欢挑战的麦伯良觉得,这片空白是让年轻人来画的,而不是让他们来享受的。

  麦伯良到工业区劳动人事处报到,接待者说:“还没有研究过分配,你先领两个月工资,春节后再来。”麦伯良看到每个月工资是151.7元,大喜过望,分到广州的同学只有56.5元。而当时的物价,一只鸡是1.7元。

  春节后回来,2月初,具体单位还没下落。刚好这天人事处来了个丹麦人,是中集的总经理,叫莫斯卡。他问:“听说来了批大学生,有没有人可以到中集帮忙?”

  中集是中国第二家中外合资企业,生产集装箱,由招商局、丹麦宝隆洋行按照50:50合资,1980年签订合资协议,初期投资300万美元,袁庚任董事长。1981年1月厂房动工,1982年4月建成厂房,6月开始试生产,9月正式投产。

  1982年2月的这个时点,莫斯卡找帮手,是要做集装箱产品报价和技术说明书。麦伯良刚好碰上了,就到了中集。当时中集还是一片工地,门口有个1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面坐着生产技术部经理、英国人雷诺,以及他的一个中专毕业的秘书。麦伯良就这样成了中集第一个设计工程师。

  中集正式投产后,设计产能是每天做8个20英尺的干货集装箱。一天,公司最重要的设备、德国进口的一台二手300吨压床坏了。打电话给德国人,说一个星期才能派人,至少10天才能修好。有人随口说,小麦是学自动化的,让他试试。于是雷诺叫仓库主任拿来工具箱,叫麦伯良修修看。

  其实麦伯良不懂设备原理,也没有图纸,但他“无知无畏”,上去就把一个个零件和阀门拆拆装装。第一天毫无收获。第二天,几个有装备经验的工人来帮忙,弄清楚了设备原理。第三天,麦伯良判断可能是一个阀门坏了,刚好仓库有配件,一换,能转了。他初出茅庐,就得到了上上下下的认可。

  但市场是残酷的。宝隆洋行做项目可行性报告时,按照欧洲的成本,预算每标准箱的价格是4000美元,而公司成立时市场已跌到2800美元,且一路跌,越做越亏。当时管生产的是一个香港人,他的管理办法是一天做到6个箱子就给工人发10元外汇兑换券,这导致工人只管生产不管质量,用两包烟就糊弄了质检员,最后到客户那里过不了关。糟糕的情况持续到1986年,300万美元亏光了,8月停产,300多员工裁掉大半,最后剩下59人,转产钢结构加工。这段濒临倒闭的痛苦经历,让中集对市场经济有了深刻认识。

  1986年8月转产钢结构工程后,麦伯良事实上成为59个员工中的主心骨。为了谋生存,他能接到活就干,从马路栏杆和防盗网开始,逐步做到一些大项目的钢铁配套工程。他从谈合同、签约到派工、搞工艺设计,又当设计师又当规划员、派工员、检验员、销售员,用了3个多月时间扭亏为盈。有一次在沙角发电厂煤码头做铁围栏,他去检查发货,一个司机开着叉车装货,撞到围栏,他没地方退,眼睁睁看着轧到小腿,扎断了两个脚趾,第二天不得不在医院里开调度会。

  1987年中集重组,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入股,新中集的股权结构是:中远和招商局各占45%,丹麦宝隆占10%。中远有国内订单,加上行业复苏,中集重新开始造集装箱。

  1985年,麦伯良担任中集副总经理,主管业务,1990年担任代总经理,1992年被正式任命为总经理。在他的带领下,中集从业务单一的集装箱小厂,1996年就发展成全球产量最大的集装箱生产企业。

  南海可燃冰地质资源量约为700亿吨油当量,前景广阔。但要从水深1266米海底以下203到277米的矿藏中开采可燃冰,相当于“在豆腐上打铁,用金刚钻绣花”。

  麦伯良担任总裁的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集),旗下的中集来福士公司,承担着一项重任,就是要设计制造一座全球最先进的第七代深海钻井平台,无论作业水深还是钻井深度都没有先例。

  “蓝鲸1号”是麦伯良交出的答卷。平台长117米,宽92.7米,高118米,拥有27354台设备,4万多根管路,5万多个机械调试模块报验点;2.6万多根电缆,每一根都有唯一编码,总拉放长度1200公里;最大作业水深3658米,最大钻井深度15240米。至此,中国从海底连续多天试采出天然气水合物(俗称可燃冰),在能源勘查开发领域实现了一次全球领跑。

  十年前麦伯良要做深海海工,遇到巨大压力。虽然他领导中集在集装箱、道路运输车辆、登机桥等多个领域做到世界第一,在能源化工及食品装备、海洋工程、物流服务、消防及救援设备等方面具备世界竞争力,但当他去北京征求很多老领导的意见时,无一例外希望他慎重再慎重,有领导甚至说:“你已经取得了十几个世界第一,非要做深海海工,名声可能会葬身海底。”最后麦伯良说服董事会的理由只有一个,征服海洋尤其是深海,中国必须有人要做,舍我其谁!

  说服董事会后,中集收购了烟台来福士船厂,迅速切入学习先进的造船技术,从一无所知,到逐渐掌握大型自升式和半潜式钻井平台的核心设计和建造技术。2013年,中集来福士在全球率先研究建造最新一代超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D90,即现在的“蓝鲸”号系列平台。整个过程并不顺利,开始时,因为不信任,有的船东选择离开。但麦伯良咬紧牙,一面重新改进设计平台技术,一面一家家拜访客户。之后三年多,中集来福士连续成功交付了多座钻井平台。2016年,“蓝鲸1号”成功交付,被国家租用试采可燃冰。2017年5月,可燃冰在南海试采成功,“蓝鲸1号”也一举扬名海内外。

  从毕业加入中集就没有离开过的麦伯良,在高端装备制造领域铸就了一块又一块里程碑。他从技术员,一步一个脚印,靠出色的业绩和坚忍不拔的毅力,逐渐走上公司的领导岗位,然后带领中集,由一家曾经濒临倒闭的小厂发展成为初步具备世界级地位的中国企业。造出“蓝鲸1号”帮助中国在能源勘察开发领域·实现全球领跑。麦伯良一定会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工业史上留下他的名字。

分页:
相关链接 Correlation Link
最新OA界面 New Article
  • 06-08
ASP
ASP
ASP
栏目热门 Class Hot
栏目推荐 Class Commend
版权所有:天9国际官网 2016-2018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AG